窝在北极的萌点

这里不再更新,海棠专栏:http://ebook.longmabook.com/showbook?action=showbook&actmode=showbook&bookid=19165&pavilionid=c&writer=EB20180509143512862835

【唐明】雪中取火(年下)

喜翻!带感!就是一头撞在了车窗上!车车呢眼泪汪汪QAQ

凌格:

雪中生的明教,眉间染霜,心头落雪。他是洪水旗下最出色的弟子,只因他同冰魄寒王一样,眼中极寒,刀口极寒。道上人说,这雪中生的刀客叫做雪中刀,特别是那一头雪练般的白发,万缕银丝就着冷冷的刀意舞于空中,是天边洒下扑簌万里雪。雪白的刀口划出银亮一线,头颅却还粘在脖子上纹丝不动,过了好半天才骨碌碌滚下去,滚到地上连血都溅不出来。那血,是被刀客极寒的刀给冻住了。只道是,刀比冰锥寒三度,发教飞雪白三分。雪花落到他身上,是不会融化的。



那雪中刀同丁君一样,极早成名。他初入中原那年仅仅二十岁,八月飞雪,白马、白衣、白发。他身轻骨薄,肤色清寒,只有胸口一片血刺青,是雪中火,是烙上的圣火纹。



他来到中原第一天就捡了个人。有块破旧的麻布缩在墙根,似是努力将自己缩在块檐下的阴影里。刀客到底还是个年轻人,起了好奇心的他将那块破布一掀,却看见乌溜溜一只眼,眼里霞光烧红了大半边天。



雪中刀这才仔细看去,发现麻布底下藏着一个孩子。那孩子不过十四五年纪,半张脸上覆着张面具,眉清目秀,明眸皓齿,一双眼里却怯懦而自卑,不敢跟他对视。



他抽出明晃晃雪白一把刀,只翻覆手腕便挑下了那张面具。眼前人却缩起脖子,闭上眼睛,长长睫毛下只留了条缝,那双眼忽闪忽闪,怯生生地望着他。他将那面具放在手里,无笑无愠半张假脸,竟是已被那人体温捂热了。



雪中刀笑着望向他,我又不是来杀你的,你为什么这么害怕?



那少年低下头,说,我怕你。



他俯下身,雪白雪白的长发垂下来,你爹娘呢?



死了,跟别人黑吃黑。男孩把头埋在双膝之中,紧紧地搂住自己。我双亲都制毒,他们都说我摸谁谁就死。我被人瞧不起。



你会制毒还有人能欺负你?雪中刀侧着脸看他,你叫什么名字?



墨燃。



那男孩还是不敢正眼看他,浓密长睫下一双眼中却凭添了些期许和试探,如隐秘却湍急的江川。



他不知道怎么想的将男孩留在了身边。那少年孤僻又寡言、眼里总是露着怯,却对伤人取命有着极佳的天赋。雪中刀步履飒沓,身影翩然,披着白发在雪中疾行,身上片雪不沾,却快不过唐墨燃飞鸢泛月机关翼展,平地作苍鹏落在他身前。雪中刀两把弯刀诡谲灵幻,舞于空中能教飞雪都转弯,却不及唐墨燃远处一发无声箭,只破开一路气浪,洞穿心脏。



生杀予夺求稳不求快。雪中刀只叹一句,这是伤人取命的金科玉律,你打得这么花哨,只怕惊动追兵。



少年擦了脸上血,却依旧怯生生地望向他,一个字都不敢说。



雪中刀顿觉无奈,我看你就是天生拧巴。金科玉律,不听;康庄坦途,不走;俯拾即是的好东西,不要。就是要寻刺激,却连正眼看我都不敢。



他总有独当一面的那天,总该面对杀伐独自闯荡。他锋刃凌厉,在自己面前却如初卑微而无力。这回轮到雪中刀沉默了,一个杀手,不管遇到谁都不该眼中露怯。不管他伤人取命有多熟练,都不配。



却只有逼他一把,才能教他面目一新。



那年小寒,川恭蜀地罕有的下起了鹅毛大雪。朔雪纷飞的天关下,有位刀客长发雪白,弯刀雪白,清冷而俊逸的一张玉面。雪中刀一刀点落眼前人眉间,面具在他刀下碎成片片雪。有条血线顺着那人鼻梁蜿蜒,瀑住面孔,他却仿若不知痛。



雪中刀长发翻飞,沉声道,你若还不离去,就做我刀下鬼。



那风雪吹得他束发长绦散了。他茕茕孤影戳在风雪中,似雪中一泼浓墨。雪沫子满沾他衣襟,抚过脸庞,露出乌浓睫毛下一双黑眼睛,伶仃而萧瑟。



雪中刀一刀递出,飞雪在他刀后拖出条长白线,雪白的刀如一尾游龙,在苍茫雪中刨开一串冰花,惨白肃杀。第一刀,斜穿肩胛;第二刀,刃透前臂;第三刀,却是被眼前人赤手接下,那人双手捞着朵冷猩血花,两道血自指尖潺潺淌到雪地上,变成乖张而怒艳的血珠子。



雪中刀突然就心软了。那少年已然长成青年,俊逸而朗然。他身中三刀却连手都没还,静若冷竹一双眼浓墨一般,沉黑而渊远。



他终于因脱力而跪在雪中,雪中刀心头哀恸。他手中雪白的刀松了松,说道,你真的不适合当个杀手。



他腾身提气消失在风雪中,却最后一眼捕捉了到唐墨燃眸中乍现的傲然。是跪就跪,低头不行;伏罪就伏罪,服软不行。是睥睨众生,引颈就戮,但绝不露怯。是到死心如铁,忍死须臾间。



雪中刀竟有种那人在向他挑衅的错觉。可以容忍,但绝不退让,一双墨色眸眼像是会说话般,对他说,看谁耗得过谁。







他是夜里生的唐门,行于黑夜,眼中有黑夜。他杀姿冷酷,又美又毒,令人炫目。谁落到他手中就是迎来了永夜,只听箭矢入肉一声闷响,就再也见不到明日朝阳。江湖人说,这夜里生的唐门叫做墨云箭。其一,沉黑双眸有如浓墨;其二,暴雨梨花于空挥洒宛若浓云;其三,兵刃淬毒,哪怕没有一箭毙命,不出一个时辰也会通体乌黑。有人说他是个鬼见愁的唐门,妖鬼见他都怕三分。却有人反驳道,什么鬼见愁,他就是鬼本身。



然而这个杀手似乎与他人不同。墨云箭取项上人头,是用全部筹码与身家性命做赌注。他城府极深,会以身试险,拿茕茕惊鸿影诱人深入。能三下玩死,决不两下应付。



墨云箭眼中淬出苍冷的辉,千机变机括声起,竟是凄厉无比,如同阴关脱闸的凶鬼。他将足边没了脖子的脑袋一脚踢开去,想起有个人曾跟他念叨杀手的金科玉律,说,杀人求稳不求快。



他不要稳,不要快,只要自己刺激开心。时光如弹指,现世如明镜,凡人有的怯懦与自卑谁没有,却是有双雪白的刀逼着他沉沦堕落,把他逼成了个艳鬼修罗。



川恭墨云箭,西域雪中刀。只是那刀箭穿心过,究竟是墨中雪,还是雪中墨?



说书人抚尺一拍,余音散去,满座皆唏嘘。刺客坐在房梁上冷笑。究竟谁耗得过谁,只有他自己知道。



那雪中刀客是追不上的无根雪,他就设下陷阱看着那人落入圈套。夜里生的唐门在夜里居高临下的看,用暗器拖慢他的脚步,用锁链封住他的退路。一堑明光,是惨白的月洗拂着箭尖。墨云箭打个响指,雷霆乍惊,是轻弩、重弩与毒刹之声,层层而发。



他又见到了那皑皑白雪的颜色。是他眉间雪,是他心头雪。那血一样白的长发上汪满了凄艳的血,是肃杀的惨红。血中刀客静而哀地望向他,话语间净是这许多的毛病。这处机关放的偏,那处暗器丢的斜,最后一发弩箭还没打中。他被批驳得一无是处,听得刀客一声嗤笑,道,唐墨燃,时至今日你还是毫无长进,说你不适合当个杀手,一点错也没有。



就爱刀尖舔蜜,雪中取火,海底捞针,荆棘丛里找白砂糖。



墨云箭眼中犹寒,一脚踏上那人肩头。只闻得碾碎骨肉之声和眼前人吃痛泄出的喘息声,他久违地绽出个笑意来。



陆鸿雪,我抓你不是要杀你的。



那刀尖舔蜜是甘,雪中取火犹暖,海底捞针足惜,白糖就算带了血味儿也甘如饴。



他指尖抚上刀客的心间,碰到雪白皮肤上那团灼灼圣火,感受到眼前人心跳敲动,身形颤动。



就像雪中取火一样。









想不出名字反正就是个rou文(双唐X明)37 (上)

我真的 r i不动了,我觉得我现在卡文一半都是在卡ro u呜呜呜,万万没有想到我还年纪轻轻的就萎了(X)

我猜大家肯定都忘了,小tips:小炮被抓去恶人OX的时候有个五毒妹子使用了打断技能,然后陆炎为了哄她送她小礼物,小炮一柱||||擎天在床上的时候发现陆炎有一抽屉的礼物盒子。

气死了全部chunge居然超字数了非要俩次发,不转码又说我有敏,感,词


想不出名字反正就是个rou文(双唐X明)36

嘤嘤嘤对不起大家!猛虎落地式趴下!我被捉出去出差了嘤嘤嘤!然后我就又发现啊为什么这一章又塞了这么多play写不完?但是不我不能再脱成两章了我要按计划40章完结的!所以这漫长的死活写不完的一章就……就……一章拖到了今天嘤

而且我真的好弱鸡,我本来大纲里,这里应该是斯德哥尔摩一样的,黑了的大炮把大猫白天囚禁着虐爱,晚上温柔的爱语,应该是又痛又爽情不自禁还血腥黑暗的那种带感模式!但是……作为一个傻白……我写不出来……病娇和鬼畜……现在回头一看……完全老夫老妻的拌嘴还有蜜里调油的play和蜜月一样了……算了认命了狗血是不可能狗血的,只能靠傻白勉强维持更新的这样子……

而且34章我想修改,居然说我的chunge里都有敏,感,词,头大,估计可能过几天chunge都不行了,可能又要搬家去别的平台……


想不出名字反正就是个rou文(双唐X明)35

被捉出去出差了十来天,还要年会,被折腾来折腾去,新人职场就是很倒霉,boss只围上根本不考虑手下人的感受,真的很努力很勉强还是要挨骂,心情超级差,事情超级多,感觉年前真的不能完结了……没心情写rou,不想随便了事,捆绑温泉拖到下章,但这章没啥东西还一堆敏感词,就还是chunge吧,现在查的太严了,在连长微博匿名都用不了。

复制链接然后用手机的任何浏览器打开,复制文字粘贴进网址,选择第二个按钮

如果还是不行就开电脑吧,石墨也要实名,yan打期间不想顶风作an,而且快完结了,实在不行的同学可以等最后TXT,麻烦大家说声抱歉了


想不出名字反正就是个rou文(双唐X明)34

虽然炮炮和喵喵都没有肾,可是我有啊!颠簸的司机感觉自己要漏油了……想要小天使点心心,给一点爱的安慰让我去买肾宝……(X)

至于手机春哥看不了,可以复!制!链!接!然后用!其!它!浏览器!打开!loft再复制,可以复!制!链!接!然后用!其!它!浏览器!打开!loft再复制,可以复!制!链!接!然后用!其!它!浏览器!打开!loft再复制,可以复!制!链!接!然后用!其!它!浏览器!打开!loft再复制!!!
然后粘贴进网址选择第二个按钮!
然后粘贴进网址选择第二个按钮!
然后粘贴进网址选择第二个按钮!
如果还有这个问题的在*这一章*下面说一下,我统计看看人数,如果人多……那再去翻翻有什么别的平台……虽然chunge已经是我试出来最不容易被挂掉的方法了……


想不出名字反正就是个rou文(双唐X明)33

天啊我的大纲里为什么给这一章塞了这么多东西!根本写不下啊,镜前失||||禁还是分成下一章吧嘤嘤嘤

给大家吃酒浸大猫!

想不出名字反正就是个rou文(双唐X明)32

大炮开荤真的很可怕的……感觉这根本不是大炮吃猫而是疯狗吃猫……看了看我的大纲还有4个PLAY,我就有一种油然而生的庆幸,幸好他们都没有蓝!


32

 

陆炎是在一阵熟悉的晃动中醒来的,他的大脑一片混沌,感觉极为混乱,好一阵子才从纷乱的往事中抽身,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尘封的地宫、疯狂的师叔,还有火光中师父安宁微笑的脸庞,故人故事仿佛还近在眼前,又仿佛已经是过眼云烟。陆炎心中猛地升起了一股巨大的落寞和惘然,他模糊中知道,不论如何的留恋不舍,他人生中的一个时代已经要结束了。

C

想不出名字反正就是个rou文(双唐X明)31

不要问我为什么能把人cao醒,肉文不需要逻辑!思考了半天还是决定用春哥,实在没有办法,希望大家体谅呜呜呜,听说网页优化了手机都可以打开的……而且用春哥肯定不会挂,可以任意放飞粗俗的自我!



31


“你可想好了?”李元静沉下声音,仔仔细细地观察唐寂江的表情,想要确认他的真心,“陆炎现在神志不清,连人都认不出,你真的愿意带他走,照顾他一生吗?”

唐寂江反问道,“帮主看我像是开玩笑的人吗?”

“别怪我没有提醒你,陆炎现在与以前,真的是大大不同。你若是以后反悔,我可不会善罢甘休!”李元静还是不放心,不愿意放人,奈何他自己也不敢打包票,能百分百保护住现在的陆炎。陆炎已经痴傻,毫无防范之心,李翼星又虎视眈眈,时不时就有被雇佣的杀手前来袭击。眼看大战在即,刚打了败仗的恶人谷急需物资,唐寂江变卖了自己全部身家还又借了不少银子,换成粮草,来与他换一个陆炎。李元静帮里的众人,和陆炎交情一般,在实实在在的粮草面前,还管什么奸细不奸细的问题,纷纷举双手赞成。李翼星如何跳脚也没有办法:现在就算他排除万难给陆炎定了罪,也不可能真治了他,让粮草白白落空。


唐寂江坦然地任他打量,“一诺一生,除非陆炎以后醒来不愿意,自己走了。不然只要我活着,就不会丢下他一人。”

“好!”李元静用力拍拍他的肩膀,他这个弟弟瞎搞关系,却没有想到最后都傻了还有人愿意不离不弃,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请你好好待他,他曾经吃了不少苦……”李元静摸了摸脑袋,他也知道吃过苦不能当渣的理由,只是自家人总是偏心,“唉,要是他这次真醒了还像以前那么渣,你就来找我,大哥好好打他一顿!”


唐寂江忍俊不禁,却也没笑出声,只是低了头嘴角微翘,李元静一看,哦豁这羞涩温顺的模样,简直不像是武林中人,倒像个大户人家的公子,陆炎这小子真是艳福不浅,从哪里高攀的人家啊,自己刚才拍人家肩是不是都太大力了?嘿嘿笑着把手从唐寂江肩上摘下来,改拍自己胸膛,“我这个小兄弟,虽然花心了点,但人还是不错的,你管着他就是了。他要是不听话,你就来找大哥,大哥帮你做主!”


唐寂江侧头抿嘴一笑,小白牙锋利的光芒一闪而过,“如此,那就先多谢大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