窝在北极的萌点

猫物语

可爱到我昏古起的文!!!

陆喵喵就是我:

我叫陆子谦,是个明教,金毛儿的(汉人都这么形容我),蓝眼睛,身材高大,体格壮硕。不是我吹,一般汉人在我眼里就跟扶风弱柳一样,这成语没用错吧,反正就是纤纤弱弱的,一巴掌就能糊没了的感觉,当然,我在一般汉人也里也就跟妖魔鬼怪差不多。


其实我也很希望自己能生得纤细一点,就像我小师弟那样,虽然他也是波斯人,但是细胳膊细腿的,个儿也就跟一般中原男子差不多,如果是这样,我就能……能在那个唐门面前小鸟依人了吧?那个唐门在汉人中还算挺高大的了。


对,我喜欢那个叫唐阙的唐门,第一眼见到就喜欢了,一张万年寒冰脸,一身黑色扬威天下,端着把擦得锃亮的弩箭,就这么往在长安城门口一站,老帅了!


会站主城门口的都是来切磋武艺的,我就总爱找唐阙切磋,反正我也不会别的搭讪法子了,而且用别的法子他也不会理你。我就亲眼见过好多漂亮姑娘跟他说话,他都不正眼看人家的,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可是就连他这点我也喜欢。


我们明教跟唐门切磋是有优势的,但我跟他打总是输多赢少,我来中原这么久,能让我尝到败绩的人十个手指头都数得过来,更不用说唐门了,他这么强,我就更喜欢他了。


总之,我就是喜欢唐阙,很喜欢很喜欢那种。


可是光我喜欢又有什么用呢?我除了能跟他切磋以外,都找不到其他可以跟他产生交集的方式。更悲剧的是,我一见到他就舌头都捋不直,官话也说不利索了,他就老爱叫我傻大个儿。


是啊,我就是傻大个儿,又傻又大个儿。


教主派我跟几个师兄弟们来中原是来是有任务的,如今任务期满,我们也该回圣墓山了,可是我还没有去表白,因为我怕表白了会被他一箭追命给直接弄死,毕竟我跟他都是男人,我还是个一点都不可爱的傻大个儿。


临走的前一天晚上,我爬到了长安城的城墙上,对着圆圆的月亮,无比惆怅。


今天是十五呢,明天我就见不到长安的月亮了,也见不到唐阙了,说不定这辈子都见不到他了。好想一直留在他身边不走了啊,可是谁会要收留一个傻大个儿在身边呢?


万能的明尊啊,能把我变小点变可爱点让我可以呆在唐阙身边也不会让他觉得厌烦么?


*


我叫陆子谦,是一个有着一颗纤细少男心但是身材高大的成年男子,不过从这月十五那天起,我就不再高大了,因为我,变成了一只猫。好吧,我在猫里面也依然是一只高大的猫,附近的猫见了我都会吓得竖着毛跑开。


我想可能是明尊听到了我的许愿吧,这样我就可以不用回圣墓山了,对了,还可以去找唐阙!


我知道唐阙的住处,他带我去过一次,就在长安城近郊的一座竹舍中。虽然身体变小了,看世界的角度都不一样,但好在还是一样轻便灵活,而且听力跟嗅觉都提升了不少,就在我觉得自己快迷路的时候,我闻到了唐阙身上的味道,那是独属于他的一股好闻的味道。


啊,我看到他了,他又在打木桩呢。唐家堡的人都有这种奇怪的嗜好。


我欢快的朝他飞奔了过去,跑到他身边用头去蹭他的靴子,猫都是这么示好的吧,我们家球球就经常这么蹭我。


然后我就被唐阙捏着后脖颈的肉给拎了起来。


讲真,我这么体型庞大的猫,这么拎着我真的有点透不过气,尤其当我对上唐阙那张冰冷却好看的脸,看着他近在咫尺的时候,我就跟透不过气了。


我想起来他不喜欢别人在他打木桩的时候打扰他,怎么办,他会不会一发追命把我崩了?我现在是猫,可用不了暗沉弥撒跑路啊!


结果他只是看着我笑了笑,虽然是一种带点嘲讽意味的笑,可是他笑起来真好看……


唐阙就这么审视了我一会儿又把我放回了地上,然后继续打他的木桩,我就愣愣的坐一旁看他打。他打了大概快一个时辰吧,我都快睡着了,终于打完了。


“你怎么还在?”


咦?这是在跟我说话吗?


“喵~(来看你。)”


然而我并不能说话。


“你是哪儿来的?怎么一点都不怕生人,家养的?傻愣愣的,跟那傻大个儿挺像。”


唐阙边说边又把我拎起来直接带进了屋。真意外,他居然会提起我,好开心,虽然被这样拎着一点都不舒服。


“吃饭了没?”


“喵~(没吃。)”


“等着,我去给你弄点好吃的。”


咦?他听懂我说的话了?


我于是迈着轻快的步子跟着唐阙进了厨房。


唐阙做饭可是一把好手,上次他叫我来他家吃饭就是他亲自做的一桌子菜,好吃得不得了,以后要是哪个姑娘能嫁给他,那可是非常有口福了。


唉,反正不会是我,我又不是姑娘。


“这个本来是要送给傻大个儿的饯行礼物,反正也没能送出去,就给你吃吧。”


唐阙给我煮了一盘小鱼干拌饭,鱼干是新鲜的小鲫鱼去了胆之后晒制的,又香又脆,特别好吃!我跟他提过一次,原来他记住了,还打算给我当饯行礼物,但是没能送出去是什么原因?因为我变成猫他没找到我人吗?


“你吃完就赶紧回自己家里去吧,我要出门了。”


唐阙说着摸了摸我的头。真幸福,他居然会摸我的头,如果我还是人的模样……嗯,那他一定不会摸我的头,我自己都觉得那画面好奇怪。


对了,唐阙是名刺客,经常会晚上出去执行任务。他用大轻功飞走了,我跟不上,只好呆在屋子里等他回来了。


入秋了,天有点凉,猫这么怕冷的生物真是趴那儿都觉得凉飕飕的。要不去他床上?床上的被子看起来好暖的样子,上面还有唐阙的气味儿,啊,好喜欢。我撒欢的在床上打了滚,完全没发现自己的爪子在素色的床褥上留下了几朵梅花印,四仰八叉的就这么睡着了。


唐阙回来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听到响动的我立刻竖起了耳朵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没错,变成了猫也一样会做梦。跟着我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儿,也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别人的,不过以他的身手,我相信没几个人伤得了他。


我尖着耳朵继续听,接着又听到了一阵水声,猜到他大概是在洗澡,我脑海里顿时就冒出了一幅幅香艳画面……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身体已经很自觉的来到了灶房门口。门缝里透来一道昏黄烛光,我还没凑近看,几道寒光倏地逼面而来。


“喵呜——!(妈呀!)”


幸亏我身手敏捷,几枚梅花镖就这么险险插在了离我不足半寸的地板里。


“原来是你这小家伙,你怎么还没回去?”


小家伙,天哪唐阙居然叫我小家伙!好兴奋怎么办!嗷嗷感谢明尊把我变小!等等,猫会流鼻血吗?看着那个趴在浴桶中香肩半露的美人儿,我觉得我的猫爪子都开始发软了。


咦?好像又有寒光闪过?


“喵嗷嗷——!(我的天!)”


唐阙用子母爪把我抓进了浴桶里!


猫可是最怕水的!


每次我给球球洗澡都要被它挠成筛子,现在我算是亲身体会到球球的那种恐惧了!我不要命的扑腾着爪子,也顾不上这与美人共浴的大好机会,只想赶快从这桶对我来说犹如地狱岩浆的洗澡水中逃离出去。


终于,在我猫刨水的不懈努力之下,我逃出了生天,身后传来了唐阙爽朗的笑声,虽然受到了巨大的惊吓,可是能听到唐阙的这番笑声我又觉得值了。就是这么凉的天浑身还湿了个透好难受,我于是学起了球球舔毛的样子,开始慢慢舔去自己满身的洗澡水。


等等,这洗澡水是唐阙泡过的呢,这样算不算在间接舔他的身体?猫真的不会流鼻血吗?为什么我还是觉得鼻孔里热热的?


就在我觉得我这身毛永远都舔不干的时候,一条干燥柔软的布巾扔到了我头上,唐阙洗完澡过来了。


“吓坏了?”


唐阙把我抱进了他怀里,然后开始给我擦毛……


“谁让你跟那傻大个儿那么像,傻头傻脑的看着就让人想作弄。”


“喵呜呜!(你才傻头傻脑!)”


臭唐阙!老子是喜欢你才让你欺负的!换了别人老子早把他剁碎了喂狗了!


“别动!乖乖擦干,不然会着凉的!”


猫也会着凉吗?啊啊,好舒服啊,唐阙的怀里果然跟想象的一样又温暖又有安全感,好像就这么当一辈子猫也挺不错的?


*


我叫陆子谦,是个明教,曾经是,现在是一只猫,幸福的猫,每天都能吃到心上人亲手做的小鱼干,还能腻在他怀里撒娇卖萌,被他挠下巴挠脖子,除了不洗澡不许上床以外,一切都很美好。


对了,我还会经常被他带到长安城门口去看他切磋,当然也可能只是他想借此找到我原来的饲主,毕竟我长得很有辨识度。


唉,在还是人的时候我就走哪儿都受人注目,如今变成了猫也一样,还是老有人说我好大只,然后拿石头扔我。


我再大只也只是猫啊,大只碍着谁了?小孩子扔的石头我都还能轻松躲过,那些躲我在视线死角偷袭我的江湖中人我就未必次次躲得掉了,不过每当这种时候,唐阙就会在那个扔我的人面前竖一面大旗。


“如此良辰美景,你我何不一战解忧?”


唐门的暗器打起人来可比石头疼多了,渐渐的就没人敢扔我了。能被唐阙这样保护,我又不得不再次感谢明尊,祈祷祂千万不要让变回去,让我再多过一会儿这样美好惬意的日子。


*


“都快两个月没看到那傻大个儿了,他那几个师弟师妹都还留在长安没有走,按理他应该也没走,怎么就他不见了?”


“喵呜~(我就在这呢。)”


没想到唐阙原来一直还惦着我,是因为我太久没来找他切磋了?我拱了拱他的手,示意他继续挠我的肚皮,唐阙仍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这天晚上,唐阙出门没多久久又带着一身血腥气回来了,我一下子就闻出来这次的气息有些不太一样。


他受伤了!


我急忙跳到唐阙身上,嗅着他腰上那道长长的血口子,心疼得不得了。到底是谁,居然能伤到唐阙?


“小东西,别舔!你舌头上有倒刺,越舔我越疼!”


“喵呜~(抱歉!)”


“我越来越发现你好像听得懂人话了。别担心,只是一点小伤。”唐阙边说边给自己上了药,“你们这些属猫的就是容易炸毛,我就想看看傻大个儿在不在而已,一只两只都不要命的过来挠我。”


“喵呜?(你去我师弟师妹那儿找我了?)”


“果然没找到他。算了,还是明天白天客客气气的去问问吧。”


看来唐阙是真担心我了,怎么办,我是该高兴呢还是该忧伤呢?


混蛋,要让我知道是哪个小兔崽子伤了他,我一定要让他好看!哦,我现在是猫,也不能让谁好看……


虽然很想一直当猫留在唐阙身边,可是看他为了我不惜以身犯险我又心疼,明明是个冷酷到不行的家伙,为什么会忽然这么担心我?


*


我叫陆子谦,是一只被人类驯服了的猫,现在正窝在我主人肩上,跟昔日的几个同门打招呼。


“原来昨晚是你!”


“我只是想找一下陆子谦。”


“跟你说实话吧,我们也不知道师兄去哪儿了,为了等他我们都耽搁好久的行程了。”


看来真是当猫的日子太逍遥自自在,脑子也变得跟猫一样无忧无虑了,我竟然一点都没有考虑到师弟师妹他们。


“话说你肩上这只猫哪儿来的?好大只啊!”


“是啊是啊,感觉跟师兄一样蠢蠢的哎!”


等等,小师弟,你说我什么?


“我也不知道它哪儿来的,自己走我那儿去就赖着不走了,我还想有没有可能是你们丢的。”


“哼,我们才不会养这么丑的猫呢!”


等等,小师妹,你我说什么?


“那如果有陆子谦的消息,麻烦也通知我一声。”


“好的。你是找他有事吗?”


“没有,就是想知道他是否安好。”


唐阙看起来有点忧心忡忡的,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转眼又入冬了,我依然还是不肯洗澡,但是实在冷到不行的时候我还是会去钻唐阙的被子。一开始唐阙还会赶我走,赶了几次发现没用也就由着我去了,还会一边摸着我的毛一边自言自语的说:“傻大个儿也怕冷,不知道他在外面有没有受冻。”


唐阙的怀里很暖,让人无比贪恋,可是我也知道我不该再这么一直当只猫下去了。师弟师妹们已经放弃了等待我的音讯回了圣墓山,可唐阙还没有,我知道他还在不停的打探有关我的消息,有时候他看起来沮丧极了,看得我真不忍心,可是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要怎样才能变回去,我就记得那天是十五月圆,我爬到了长安城的城墙上,然后向明尊许了愿,后来我也去试过两次,但都没有效果。


想想也是,神明又岂是任人予取予求的,祂达成了我一次心愿就已经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运气了,我可能真的变不回去了吧……


早知道唐阙这么在意我,能不能小鸟依人又怎样呢,我只想他开开心心的就好,哪怕在他眼里我永远只是个话都说不清楚的傻大个儿。


“怎么了小家伙,你也学起装忧郁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上来的唐阙一把捞起正在屋顶上看月亮的我,抱入怀中轻轻抚摸着,他的手很温柔,一点都不像是个会取人性命的刺客的手。


“喵~(唐阙。)”


“你是不是想家了?”


“喵唔~(是有点想了。)”


“是不是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喵……(是啊……)”


“傻大个儿也一定是在哪儿迷路了,毕竟他那么蠢……”


万能的明尊啊,求求您让我再变回去吧,我愿意用任何代价来换,实在是不想看唐阙再这么消沉下去了。


*


我叫唐阙,是个唐门,我看上一个明教很久了,他叫陆子谦,是个傻大个儿,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笑起来会露出两颗小虎牙,十分可爱,可爱而不自知。


就在我打算跟这傻明教表明心迹的前一天,他失踪了,取而代之出现在我身边的是一只跟陆子谦十分神似的黄狸花猫,连块头都跟他一样很大只。


这只突来的猫自从出现之后就赖在我身边不走了,它很通人性,甚至听得懂人话,常常我说一句它就应一句,我因为陆子谦失踪的事心情不好,它就会专程过来蹭我安慰我,那时候我脑子里就有了一个可怕的念头——该不会这猫就是傻大个儿变的吧?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这个荒诞的念头有一天会被证实,直到开春的这天早上,一个浑身赤裸的金发男人出现在我的被子里。虽然他很快就用了暗沉弥撒隐去了身形,但是被子里鼓鼓的一大包还是出卖了他。


这个智商绝对是陆子谦没错了。


“子谦?”


他没理我。我于是朝被子里撒了把猫薄荷。


虽然说猫薄荷对人应该没什么用处,但对于刚变过猫的人就不好说了,毕竟在陆子谦还是猫的时候,对猫薄荷的反应不是一般的大。


果然没过多久那只大块头金发喵就显形了。


是他,我的傻大个儿回来了,我激动的把人搂进了怀里,那火炉一样的体温真是让人想念极了。


我总担心他是不是在哪儿迷路了,会不会挨饿受冻受欺负,原来他一直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每天吃了睡睡了吃,身上都开始长膘了。


不过胖胖的手感也挺不错的,我贪婪的捏着陆子谦腰上多出来的那圈软肉,才想起这人还在对猫薄荷起反应,一双手有气无力的抵在我胸前,双腿蹭个不停,喉咙里全是一片难耐的呜咽声。


“唔……嗯……”


好像有些失策啊,这明教没穿衣服,又在我床上,还摆出这副诱人的样子,要不,就这么吃了吧?反正养也养了半年了,都已经养得肥肥美美香甜可口了。


“你再蹭可就要蹭出火了?”


我故意贴在他敏感的耳朵边低声警告着,这傻猫果然僵直了身体不敢再动,可没过一会儿又因为受不了猫薄荷的作用又开始继续乱扭,这就不能怪我没提醒他了。我于是彻底掀开了被子,一具漂亮精悍的男性躯体就这么毫无防备的呈现在眼前。


陆子谦此时的模样这是我从未见过的,比想象的还要美丽,金色的卷发凌乱的散了一身,湛蓝的眸子里噙满了水汽,白皙的皮肤上染上了一层淡淡绯红,修长的四肢也因兴奋而不住的摩擦蹭弄着,就连腿间那根大家伙也都颤巍巍的翘了起来,真是绝妙的风景!


我已经觊觎这具身体很久了,久到从认识这明教起,我的每一次自渎就是想着他来满足自己的。


“唐……唐阙……”


“喜欢我这么碰你么?”


我像对待猫一样对待着眼前的明教,温柔的抚摸着他的脖子和腰背,很快就看到他露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缩起了身体,让人更加忍不住想狠狠的欺负他,直到他哭出声来。


“唐阙……呜……”


“我还没开始你就哭了?”


“难……难受……”


“别急,这让你舒服……”


【拉灯】


*


我叫唐阙,是个唐门,我看上一个傻明教很久了,最后我终于如愿以偿将他吃干抹净。


看着床上那只睡得直打呼噜的金毛儿大猫,我又回味起这只猫的滋味儿,好吃极了!剩下的就是找个借口让这傻猫留下来,这样就能天天吃了。


我估摸着人也该醒了,就见那团被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东西动了动,呼噜声也停了。


“醒了?”


“咦……?”


陆子谦从被子里探出一脑袋来,两只惺忪的蓝眼睛里满是迷蒙,等他起身,一张刀刻般的俊脸立时就扭成了一团,幸而我先一步过去扶住了他,他才没又跌回床板上。


“疼?”


陆子谦闷着没吭声,就一个劲把脸往被子里埋。


“这会儿怎么这么害羞了,昨天明明很热情。”


“唐阙你混蛋!都……都怪你!”


还是一点就炸,我都多久没这么逗过他了?真是让人怀念的日常!


“好好,怪我。能起床吃饭么?还是我端过来喂你?”


“我……我自己能起来!我……我衣服呢!?”


“你哪儿来的衣服?你不记得自己是光着身子来找的我么?”


“谁……谁光着……”


大概是想起自己来找我时确实是光着身子的——毕竟猫是不穿衣服的,陆子谦话到一半又不吭声了。我于是笑着把事先给他准备好的一套启明套弟子服递给了他,陆子谦一爪子把衣服夺了过去,又黑着脸道:“你……转过去!”


“你还有哪儿是我没看过的么?”


我笑着望向他身上那些到处留都是被我留下来的“杰作”,这傻猫也顺着我的视线看了过去,于是脸唰的就红了。


“我……你……你欺负人!”


“谁说我欺负你,我会负责的,从今往后你陆子谦就是我唐阙的媳妇儿了。”


“谁……谁要当你……当你媳妇儿!我……我的刀呢?!”


“嗯?你还想拿刀谋杀亲夫?”


“你……你当我媳妇儿还差不多!”


“是么,昨晚被吃掉的人可是你。”


事实胜于雄辩,陆子谦又不吭声了,乖乖低头穿衣服,时不时因为腰酸背痛还得我搭把手这衣服才算顺利穿完。


看着这傻大个儿明教终于又回来了,就这么鲜活的站在我面前,我又不由长叹了一口气。


“你怎么好端端的就变成一只猫了,你知道我这些日子有多担心你么?”


“对……对不起……”


“算了,回来就好。以后也别走了,就留在我身边,好么?”


我说着拉起陆子谦的手,虽然过去也猜到这傻猫对我可能也有点意思,但并不敢确定,毕竟他对谁都是一副天真得可以的样子,好像只要谁对他好点他都会跟人走掉似的,可是如今想想,他变成猫之后第一时间就是来找我,找到之后还赖这儿不走了,足见他对我的态度与其他人不同。


“我……我不要你负责!”


陆子谦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却给了我一个听起来像是在拒绝的答案。


“为什么?”


“我又不是姑娘家,不需要负责!你……你要是真的喜欢我,我就……就留下来,要是只是想负责,我……我不稀罕!”


陆子谦说完这些话脸都红透了,我不禁失笑,“你变成猫跟我待的这段日子,难道还不够让你明白我是不是喜欢你?”


“我……”


“答应我,以后都会乖乖留在我身边。”


“呜……”


“还敢犹豫?”


“嗷嗷……别、别捏我耳朵!”


“我告诉你陆子谦,你就是不答应,我也会把你关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你,找到你,你这辈子都只能属于我,跑不掉了。”


虽然我说的只是吓唬他的话,但是陆子谦的迟疑的确让我有些生气,这世上能让我如此不冷静的人大概也只有他一个了。


“我……我愿意留下来……我就是想……想跟师弟师妹他们……报……报个平安……呜呜……”


陆子谦几乎是踮起了脚想让自己的耳朵少受一点力。以前我就发现他的耳朵出奇的敏感,我没用几分力他就被我捏得浑身瑟瑟发抖,眼睛里都沁出了水雾,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我会替你捎信回去的,只要你听话。”


听到他的辩解我才又平复了心绪,松开他被我捏红的耳朵。我也知道自己不对劲,只要陆子谦顺着我,我就想对他千般宠万般爱,可是他要是忤逆我,我心底就会升起一股想凌虐他的欲望。


“唐阙,你……别生气,以后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


陆子谦似乎也看出了我眼底的疯狂,于是整个人都靠了过来轻轻的抱住了我。不得不说这样很有效,在他还是猫的时候,我抱着他就会有种心安感,如今他变回了人,这种感觉就更明显了。


“乖!来,我们去吃饭,我做了很多你喜欢吃的菜。”


*


我叫唐阙,是个唐门,我情缘是个又傻又可爱的明教。这天我情缘的娘家人又来长安了,情缘让我好好招待人家,于是我把他们领到了长安城最贵的醉仙楼里,点了一桌子好吃好喝的,然后安静的听他们用波斯语叽里呱啦的欢快聊天。


“师兄你真的变成一只猫了?”


多亏媳妇儿教导有方,他们说的话我基本听得懂。


“所以师兄你这是嫁出去了么?”


“胡说!明明是我娶!我是怕媳妇儿太想家才陪他留在中原的!”


嗯,我发现了,陆子谦说胡语的时候口齿还是挺伶俐的。


“师嫂好!师嫂恭喜发财!有没有红包啊?”


陆子谦的几个弟妹中就属他这个小师妹最机灵,知道她师兄的话不靠谱就来找我求证,一旁的陆子谦则一个劲儿朝我使眼色。


唉,媳妇儿爱面子,我当然要给他留面子,我于是拿出早就准备好了的红包,道:“来,叫师嫂的都有红包。”


“师嫂好!”


“师嫂么么哒!”


“师嫂以后我就是你小弟了!”


猫嘛,顺着毛摸就行了。陆子谦也向我投来了感激的目光,我则贴到他耳边小声道:“晚上用肉偿。”


感激的目光变成了惊恐的目光,不过还是很可爱。


酒足饭饱终于打发完几只麻烦的小猫,陆子谦的心愿也算了了。


剩下的就是我的心愿了。


“子谦?”


“你……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别怕,我今天没有任务,我们今晚可以慢慢来。”


“我……我想睡觉!”


“没事,明天你有一整个白天的时间睡觉。”


“呜呜……唐阙,饶了我,我以后再也不叫你媳妇儿了……”


“尽管叫,叫一次就肉偿一次。我数了下,你今晚在席上叫了我十二次,为了你的身体着想,我可分两次让你还。”


“我错了,唐阙……相公!!”


*


我叫陆琳琅,是个明教。前些天我那个失踪已久的师兄陆子谦又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媳妇,我和其他师兄弟们都惊呆了,就我师兄这样的傻大个儿也能讨到媳妇儿?


师嫂是个唐门,男的,我认得他,以前师兄就老爱找他切磋,然后被他吊打。这是个很厉害的唐门,我才不信他会心甘情愿做师兄的媳妇,也只有我那帮愚蠢的师门才信。


为了师兄的幸福和人生安全着想,我四处打听了一下有关这个唐门的消息,打听完之后我就更不信他会是我师兄的媳妇了,我师兄是他媳妇还差不多。


这唐门是个老江湖,十六岁行走江湖至今已经十年有余,杀人无数,十年来从未失过手,而且传说这人极不好相处,找他下单的人如果他看不惯,他不止不会接单,很可能还会把金主给杀了。


我师兄虽然打架功夫了得,但论江湖经验还没我这个小师妹丰富,本来就脑子简单,还特别容易相信人,要不是仗着武功底子好,他早都死好几百回了,以致后来每次教主给他安排任务都要再安排几个师弟师妹陪同他一起,说白了做任务的是我们,师兄就是个纯打手,谁让他根本不带脑子出门呢?


就我这傻白甜师兄,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肯定被那唐门吃得死死的,也不知道那唐门男人有没有欺负他。一想到这儿我就心累,师兄就是那种别人把他卖了他还替人数钱的傻缺,就算那唐门真的欺负他他也未必知道啊。


“师兄,问你个事。”


这天趁着那唐门不在,我找了个空隙把师兄约了出来。


“什么事这么神秘?”师兄还一脸懵懂。


“那唐门……我是说师嫂,他没欺负你吧?”


“没有啊,唐阙对我挺好的。”


一提到那个唐门,师兄的脸上就露出迷之红晕,还笑得一脸幸福。难道真的是我多虑了?


“你……再仔细想想?他有没有让你做家务什么的?”


“咦?没有啊,家务都是他做啊,哦对了,你师嫂的菜做得特别好,要不改天你们来家里吃顿饭,我让他做给你们吃!”


“那他有没有打过你?”


“切磋算打么?”


“不算!那你倒是想想他有什么地方让你觉得委屈的嘛!”


我要抓狂了!我一只单身喵为什么要跟个有妇之夫来找虐!


“委屈……也……不算啦……”


“哎?那就是有咯?快说快说!让我们去替你出头!”


“不……不用啦!也……也不是完全受不了!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是互相迁就互相包容,那……那点委屈不算什么!”


师兄连话都说不利索了,看来大有问题!既然师兄不肯说,那我就自己去找那个唐门算账!我一个人打不过他,难道我整个师门还打不过他么!


于是隔天一早我们师门就杀上了师兄跟那个唐门的家里——蹭饭。


“师嫂呢?”


“哦,他买菜去了,说早市的菜新鲜。你们随便坐,我去倒茶。”


“师嫂真是贤惠啊!”


“是啊是啊!”


“嗯哼!”


唉,师门里果然除了我都是一群二货,这么容易就被表象欺骗了!算了,万事不求人,趁着他们兄弟几个聊得欢,我悄悄溜出了屋,打算在外面堵着那唐门问个清楚。


说曹操曹操到,远远就见那唐门左手拎着个装满菜的菜篮子右手上托着个包油纸包回来了。啧,没想到一个唐门刺客也能干这么居家的事,还一点都不觉得违和,要是我未来夫婿也能这么体贴贤惠就好了……


不对,我不是要去堵人么!


“师嫂!”


“小师妹?你在屋外做什么,怎么不进去坐?”


“我找你有点事。”


“什么事?”


“你……是不是欺负我师兄了?”


“什么意思?”


“就字面意思啊,我师兄是个老实人,你要欺负他不是很容易的事么?”


“子谦跟你说我欺负他?”


唐门脸色变了,变得有点可怕,我忽然想到,我这样兴师问罪会不会反而连累到师兄啊?


“师兄他什么都没说,是……是我猜的!”


“哦?你为什么这么猜?”


糟糕,答不上来!这唐门果然是个老江湖,就跟他说了几句话而已,我的双腿就在打颤了。


“你回来啦!哎?你跟我师妹在外面干什么呢?”


师兄出现得太是时候了,这唐门一见我师兄刚刚那股阴森森的低气压就全然不见了,我这才松了口气,就见唐门把右手里的油纸包递给了师兄,“张记鱼糕,切好了的,拿去给你们师门吃吧。”


“嗷嗷!鱼糕!”


师兄看到鱼糕眼睛都在发光了,可能我的也在发光,我边擦了擦哈喇子边又瞥了那唐门一眼,他居然在笑,当然不是对着我,而是对着我师兄,笑得还挺……温柔的。呢,可能大部分时候他确实还是很宠师兄的吧,我想。


算了先吃鱼糕,至于师兄说的要互相包容的事改天再查,来日方长嘛!


*


我叫陆长安,是个明教,因为我是在长安被师父捡到的所以叫这个名字。我的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小师姐交给了我一个任务,她让我去偷偷监视师兄和师嫂的日常生活,因为她怀疑师嫂欺负师兄!


讲真,师嫂虽然是个男的,还很厉害,但是绝对不可能欺负师兄好嘛!师嫂这个人,可大方了,第一次见面就请我们师门去了那家贵得要死的醉仙楼吃饭,还给我们每个人都包了一个好大的红包!


哦,师嫂还特贤惠,第二天又把我们请到他家里,他亲自做了一桌子的好菜给我们吃,手艺可好了!对了,他还特地一大早去排队给我们买了张记鱼糕。张家的鱼糕全长安就这么一家,别无分店,我每次想吃都起不早,等我起来早都卖光了。师兄真是幸福,每天都可以吃到师嫂给他买的鱼糕。


不止如此,师嫂还是个特别好脾气的人。在正式见面之前,其实我还打伤过师嫂,当然我是打不过师嫂的,是那天晚上师嫂来我们师门住的地方找师兄,被我们当成坏人围攻了,师嫂怕误伤了我们没怎么出手,这才不小心挨了我一刀,可是后来他都一点没有怪我,还夸我说我很有前途。要我是师兄,我也会爱上师嫂的。


可是小师姐也不能得罪,平时我们的吃住和零花钱都是她管着的,她说让我监视我就只好去监视了。


唉,让一只单身喵来完成这个任务实在是太痛苦了,我就隐身猫在屋顶上看着师兄师嫂秀了一整天的恩爱,而且师兄每顿饭都吃得好丰盛,难怪他都胖了,我就只能啃自己带来的干巴巴的烙饼。


“就吃饱了?”


“不吃了,师弟师妹都说我胖了……”


“胖点儿我也喜欢。”


“那也不行,最近我用轻功都开始觉得吃力了。”


“那就多活动下。”


“我也这么想,要不我们以后每天多切磋几把吧?”


“嗯,现在就去吧。”


“现……现在?”


“对啊,去床上切磋。”


“咦?等……唐阙!你放我下来!我不要用这种方法活动!!”


怎么办,我好像听到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了?还要再继续监视下去么?


不行,这可是小师姐交待的任务,我必须要好好完成,还是继续听听吧!


可是听到后面为什么越听越不对劲呢?我都只听到师兄在喊不要了不行了之类的,师嫂的声音压根就没听到啊。


“真的不行了……呜呜……相公……饶了我吧……”


咦?我好像听到师兄叫师嫂相公?难道……


于是冒着长针眼的危险,我悄悄的掀开了一片瓦,正准备往下一探究竟,一枚飞镖咻地从缝隙中蹿了出来,幸好我躲得快,不然肯定脑袋开花了!看来是被师嫂发现了,行迹败露,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


回来之后小师姐跟其他师兄们都围了过来问我情况,我琢磨了好久,想着要怎么回答才合适。


“其实……师嫂也不算欺负师兄吧……”


“你怎么跟师兄一个口气!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什么叫算不算!”


“嗯……就是,师嫂在那方面……”我边说边将两根拇指屈起来对在一起示意,“需求比较强烈……”


师兄们马上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小师姐这方面比较纯情,过了会儿才红着脸反应过来。接着就有师兄问:“比较强烈是多强烈?”


“你们看我这么晚回来就知道了,他折腾了师兄都一个时辰有多了,我走的那会儿还没完呢!”


师兄们听了都下意识的捂住了裆部,小师姐也让我赶紧别说了,为了子谦师兄的面子着想,我就不说他其实是下面那个了吧。


我现在相信小师姐说的了,师嫂其实是个很可怕的人呢。


*


这天早上陆子谦是被冻醒的,他发现本来盖自己身上的暖烘烘的被子被人给掀走了。能掀他被子的当然只有一个人,就是唐阙,但是唐阙一般掀自己被子都是为了叫自己起床,今天也没听他叫啊。


陆子谦于是打了个呵欠,伸了个懒腰,然后发现哪儿不对劲。


这粉嘟嘟的肉爪子好眼熟啊!


陆子谦的瞌睡忽然就醒完全了,他看看自己的爪子,又看看旁边正居高临下盯着自己看的唐阙——自己好像又变成猫了。


“子谦,你其实是只猫妖吧?这才是你原形吧?”


“喵嗷~!(才不是!)”


陆子谦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他就记得昨天实在被唐阙折腾得太累,就……许了个愿?希望自己再变回一只猫?


“唉,好吧,这样也好,”唐阙边说边抱起了那只壮硕的黄狸花猫,“你变成猫的这段日子我就不用每天给你准备那么多好吃的了,以后就还是老样子,小鱼干拌饭吧,省事儿。”


“喵呜!(不要!)”


虽然小鱼干拌饭也很好吃,但是跟那么多五花八门的美食还是没得比啊!


“你一只猫又吃不了多少,我做再多好吃的不是浪费么?想吃就先变回人再说。”


唐阙说着又躺回了床上,搂着他的猫一起,盖上了被子,打算再睡个回笼觉,不用早起排队买鱼糕也是件不错的事。


陆子谦陷入了选择困难症,虽然他很怀念当猫的自在日子,还可以被唐阙抱在怀里随意蹭,也不用担心会蹭出火,但是舍弃美食也是很痛苦的啊!唉,喵生真是艰难!




——完——




======================================


这几天没啥空更文,撸两篇小短文。





评论

热度(189)